严凤英军代表 军代表是什么军衔两会军代表名单表 刘万泉解剖严凤英军代表下场

发布时间:2019-11-26 来源:夏季中医时令养生

  深痛哀悼,死于大饥荒和文革的千千万万的同胞们以及文革十年中受迫害致死的老舍.张志新,林昭.严凤英等先辈们。明节纪念评剧艺术家和黄梅剧艺术家,新风霞、解剖严凤英军代表下场,严凤英在文革期间迫害至死的文艺界老前辈,安息。

严凤英的原名是严鸿六,安徽安庆市宜秀区罗岭镇黄梅村人,十岁开始学唱黄梅调,为族人所不容,后跟随严云高学戏,取艺名凤英。在1952年上海举行的第一次华东戏曲会演,严凤英以黄梅戏传统小戏《打猪草》和折子戏《路遇》,获得广泛赞誉,1954年因在黄梅戏电影《天仙配》中饰演七仙女而扬名全国。

  "文革"初期,严凤英就被扣上"三名三高"、"黑线人物"、"封资修代表"等等罪名,受尽了"文批武斗"的折磨,甚至她在49年前被侮辱被伤害的悲惨命运也被翻将出来,当着她亲人的面,在群众大会上被当作罪状,肆意进行攻击。

  具有大家风范而又耿直、倔强的严凤英怎么也想不通:为群众演戏有罪,受到群众欢迎也有罪?在以前受压迫有罪,在新社会要求进步也有罪?而且硬要解剖严凤英军代表下场她承认是"反党反人民反社会主义"的"三反分子"?

  她当然不承认,结果遭到加倍的打击:"围攻革命样板戏,反对敬爱的江青同志",这在当时是死罪,尽管她是无辜的,但是她的解释当权者根本不听。因为当"文革"进入第三年,需要扩大"战果"来证明它的"必要性"和"及时性",这就需要再抛出一批各界代表人物来"祭旗",严凤英和一大批民族精英一样,也就在动难逃了。

  1968年初春,从北京掀起的所谓"围攻革命样板戏、反对江青同志"的黑风恶浪,很快涉及到全国各地,到处都掀起了"勒令"交待所谓的"反革命罪行"运动,在安徽,严凤英则是重中之重。

  严凤英是吞药死的。吞药这种事情在那个年头很平常。不过,严凤英的丈夫很快就察觉了,马上找来了医生,并告知了军代表。军代表来到时,严凤英还可以说话,神智还算清醒。实事求是地说,文革中有不少试图自杀的人由于发现及时,还是被救活了。当迫害者发现被迫害者试图结束生命时,多半会出于政治考虑,或者怕日后担当责任,或者出于某种内疚,一般是要设法把被迫害者救活的,美其名曰“留个反面教员”。有些人自杀不成后,当权者便严加看管,防止再次自杀。解剖严凤英军代表下场:

  然而,这个军代表特别特别变态。他得知严凤英吞药后,不但不准站在旁边的医生去抢救,反而幸灾乐祸。他甚至还抓紧最后的时刻,对严凤英进行最后的“现场批斗”,逼严凤英“交代罪行”,故意耽误抢救时机,致使一代黄梅戏大师英年夭折。

  严凤英怎么死的?以下是柏能驹回忆的严凤英死亡的详细情况:

  32年前,1968年4月8日清晨,黄梅戏著名表演艺术家严凤英含冤而逝。她还没有度完第三十八个春天,就惨死在安徽医学院附属医学内科病房里。噩耗传出,即使处在文化大革命的红色恐怖之下,各界人士也都义愤填膺,纷纷以各种方式向高喊"继续革命"的所谓"红色政权"提出询问。他们在安徽省红梅戏剧团(为了显示他们的革命性,硬将"黄梅戏"改名为"红梅艺")的代理人回答得倒也干脆:"畏罪自杀",而且还要加一句:"死有余辜"。

  严凤英有什么罪?为什么要"自杀"?真的是"死有余辜"吗?当时成了一个谜。

  十年之后,1978年8月21日,重建的安徽省文化局虽然为严凤英召开了追悼大会,平反昭雪,恢复名誉,但在当时有些问题还是很难说得清楚。今年是严凤英诞辰七十周年,作为她的朋友和"同案犯",我以为有必要把儿童癲痫不能吃的食物东西我所了解的严凤英之死的前因后果如实写出来。

  严凤英,祖籍历史名城桐城罗家岭,1930年4月19日诞生于安庆市。她家境贫寒,幼年失学,回到故里,生活更为艰辛,后来学戏唱戏也是备受凌辱。1953年她经朋友们的举荐,参加了安徽省黄梅戏剧团,很快成为一名享誉海内外的黄梅戏艺术家。她入了共青团,参加了共产党,被推举为全国政协委员。好主演的《天仙配》、《女附马》和《打猪草》、《闹花灯》等剧在五十年代就红遍大江南北,成为公认的经典之作。黄梅戏在很短的时间内由农村进入城市,由安徽走向全国,由海内传到海外,完成"三级跳"的历史性大发展,严凤英是主要的开拓者之一和最具影响的代表人物。

  上山下乡,深入工厂、连队,为工农兵演出,她总是走在前列,而且和他们结下了深厚友谊;排演现代戏,歌颂英雄人物,她更是争先而上;努力拓宽和充实黄棋逢对手戏演出剧目,认真继承,、大胆革新和丰富黄棋逢对手戏唱腔艺术。她在旧社会唱了几年戏,但她没有旧艺人的不良习气;她是名演员,却保持着平常人的心态。她绝没有想到,当她一心一意尊遵循党的教导,一言一行按照党指引的方向前进之际,厄运竟向她迎面扑来。

  "文革"初期,她就被扣上"三名三高"、"黑线人物"、"封资修代表"等等莫须有的罪名,受尽了"文批武斗"的折磨,甚至她在旧社会被侮辱被伤害的悲惨命运也被翻将出来,当着她亲人的面,在群众大会上当作罪状,肆意进行攻击。具有大家风范而又耿直、倔强的严凤英怎么也想不通:为群众演戏有罪,受到群众欢迎也有罪?在旧社会受压迫有罪,在新社会要求进步也有罪?而且硬要她承认是"反党反人民反社会主义"的"三反分子"。

  她当然不承认,结果遭到加倍的打击:"围攻革命样板戏,反对敬爱的江青同志",这在当时是死罪,尽管她是无辜的,但是她的解释当权者根本不听。因为当"文革"进入第三年,需要扩大"战果"来证明它的"必要性"和"及时性",这就需要再抛出一批各界代表人物来"祭旗",严凤英和一大批民族精英一样,也就在动难逃了。

  严凤英本来和什么"革命样板戏"毫无关系。

  1964年6月,全国京剧现代戏会演在北京举行。安徽没有剧目参演,只派出一个以省委宣传部文艺处副处长徐味为首的七人观摩小组。当时,我在省文化局剧目研究室工作,因病在家休养了一个多月,很想到北京看戏,副局长江枫表示同意,说换个环境也好。他告诉我,省黄梅戏剧团主要演员严凤英、王二位,不要出任何差错。我们到北京,会演第一轮演出已经结束。解剖严凤英军代表下场:

  会演大会秘书长、文化部艺术局副局长马彦祥要我们另找旅馆住,不要参加观摩组活动。第二天晚上,华东局宣传部副部长洪泽专门找我去谈了一次,要我转告安徽同志,认真看戏,不要乱发议论,实际上是打招呼。出于好奇,听说陈毅副总理招待马里外长在人民大会堂三楼小礼堂观看《智取威虎山》,我们想方设法搞到几张票去看个究竟。当时剧中人少剑波由著名老生纪玉良扮演,杨子荣由著名武生李仲林扮演。在看戏过程中,我们义论过"纪玉良迈着八字步,不像解放军指挥员","李仲林演得像武松","纪玉良是票友出身,没有功底,跑圆场不行","戏有点松"等,既没有涉及到那场争论,更没有提到"江青"两个字。看完戏我们就一道回到大栅栏附近一家叫做春林旅社的小旅馆,如此而已。不久,严凤英、王少舫因为排戏先回合肥了,我于7月1日听了彭真同志在大会上的报告也就回来了。谁也没有想到四年后,这次根本没有发生任何事的北京之行却成了一件大事,竟然成为一项"有预谋、有计划进行反革命活动"的"大罪"!

黑龙江主治癫痫医院

  1968年初春,从北京掀起的所谓"围攻革命样板戏、反对江青同志"的黑风恶浪,很快涉及到合肥。于是当年安徽省观摩组和我们一行等人都成了重点审查对象,被"勒令"交待所谓的"反革命罪行",而严凤英则是重中之重。三月下旬的一个下午,《红安徽报》(安徽两大造反派所谓革命大联合的"机关报")一位汪××找到我家,要我交待这段情况。我一再向他说明,我们四人到京后,围绕《智取威虎山》一剧的争论已经结束,我们没有参与,也不了解内情。我还带汪××到当年观摩组成员、安徽剧团副团长刁均宁家里,刁均宁首先承认是他在小组讨论会上对《智取威虎山》在艺术处理上提出过一些不同意见,与其他人无关。"他们(指我们四人)是后来去的,更没有关联。"在当时情况下,刁均宁敢于如此实话实说,是非常难能可贵的。我以为事情已经澄清了,没有想到4月5日出版的《红安徽报》,由汪××等执笔写的"社论"中竟然置事实于不顾,信口胡说"1965年,以安徽省委宣传部文艺处副处长徐味为首的什么代表团,伙同戏剧界的牛鬼蛇神严凤英等丑类,在北京疯狂围攻江青同志的革命现代戏《智取威虎山》,这是一起极其严重的反革命事件,但至今没有批判处理。"

  这段文字可以作为"文革"时期不顾事实、不讲道理、乱扣帽子、横加罪责的代表之作:一,1964年举行的全国京剧现代戏会演,它任意写为1965年;二,安徽的"观摩组"也变成了"代表团";三,个别人对戏的艺术处理在讨论会上提出几点不同意见,成了"疯狂围攻";四,严凤英和我们是后去的,另住一地,她根本没有和观摩组徐味等人见面,如何"伙同"?如何"围攻"?又如何成了"一起极其严重的反革命事件"?这期《红安徽报》出版的第二天(4月6日),团外团内的造反派"提审"严凤英和王少舫,"勒令"他们认罪,严凤英据理反驳。造反派把她押到二楼走廊,那里新贴了一张王少舫在造反派逼迫和授意下写的大字报,说严凤英看了《智取威虎山》,说"不照",还说纪玉良圆场都跑不好……并且说他和严凤英没看完,中途就退场了。

  当然这些内容并不是造反派想要获取的"要害"材料。他们一方面继续对王少舫施压,一方面勒令严凤英着重揭发省委、省委宣传部、省文化局、安徽省"代表团"徐味等如何指使他们反对"京剧革命"的。严凤英知道是想通过她,打开缺口揪出省委一大批人来。她无从说起,造反派就不许她回家吃饭。僵持到晚饭后,因为是星期六,他们也想回家休息,便叫她回家写材料,星期一上午交,否则后果自负!她回家后怎么也想不通。7日晚,她找出当时的演出本,发现少剑波跑圆场只有一处,即小分队上山,戏已到最后一场了,怎么可能"中途退场"?便冒着"串供"的风险到我家来。

  (当时我们同住在省文化局宿舍大院一幢楼的东西两侧)。我说,该说的都说了,他们硬说我们是省文化局、省委宣传部、甚至是省委派去的,追问给了我们什么指示,这显然是另有目的,只有我们坚持实事求是,将来总有我们说话的时候。当时在我家的省文化局同志刘国琨、完艺舟、童兴德等人也劝慰她说,现在讲不清楚,将来定案还是凭证据的,有那么多人在,还怕讲不清楚吗?我还说江枫同志叫我和你们(指严凤英和少舫)同出同进,我记得我是看完了的,看来看完没看完不是关键,关键是挖"后台"。她一听明白了,坐了一会就走了,在门口她对我爱人李琦说:"我站得直坐得正,只是眼前难熬啊!"没有想到,第二天上午就听到了不幸的消息。

  后来据王冠亚告诉我,严凤英回家之后对他说了这些情形后,说:"不写了(指交待材料),明天还是照实说,看他们怎么办?"严凤英患过卵巢囊肿,手术后有肠粘连等后遗症,又患严重的椎腱盘突出症,疼得晚上腹型癫病每天都会肚子疼吗睡不着。那天夜里,她又呻吟起来,王冠亚以为她又痛起来了,要给她按摩。她噙着眼泪说,不用了,你看看桌上我写的信吧。王冠亚感到不妙,立即起床跑到桌前,看到严凤英写的两封信,一封是给全团"革命同志"的,内容说自己有缺点错误,革命小将批斗她,是拥护伟大领袖毛主席的革命行动,所以她拥护;后面还写着"我严凤英是热爱党热爱毛主席的,我不反党,不反毛主席!我生是毛主席的人,死是毛主席的鬼!……"王冠亚大惊,顾不得看另一封信,急着问严凤英吃了什么药,严凤英只流泪,不回答,只求速死。解剖严凤英军代表下场:

  所有关于严凤英的故事片段里,最惨烈的莫过于她的死。

  关于严凤英惨死的经过,严凤英的儿子王小亚对三联生活周刊的作者有一段这样的回忆:

  大概23点钟,全家人都睡着了。“然后我被叫醒了,我爸爸说,你妈妈吃了什么东西,赶快叫医生来检查。”王小亚对我回忆说。

  大院里有医务室,医生来了以后,发现血压太低:“问她这怎么回事,她始终没有说。那两个人跟我爸爸说,这不行了。”

  “我爸要把她送医院,我妈就哭,说你要听爸爸的话,你要带好弟弟。我当时也吓坏了,问,妈妈你怎么了?我妈始终没说。没过多久,我给我妈妈端了一杯糖水,我妈妈没有喝。她靠在床上,我就再次端水给她,她都端不动,后来我端给她,喝了一小口,放到旁边去了。然后说,你爸爸呢?我说他去找板车去了。”

  这时候门开了,进来一大拨人,军代表来了。军代表对生死悬于一线的严凤英开始了床头审问:“你怎么回事?你装病!你想自绝于人民!”审问持续了大概有半小时,“然后我爸爸找到了板车,回来了。我爸爸跟一个要好的老演员借了板车,老演员实在看不下去,求军代表,你让她去看病吧。人送下去以后,我就发现,在床头柜那个地方有一个瓶子倒了,我一看是一个空瓶子,我知道这个瓶子里原来有很多安眠药,现在一点都没有了。我赶快跟我爸说,是不是吃了安眠药?这时候我爸爸看到瓶子,他说不得了,这是大事了。再到医院跟医生说,医生说这没办法,要送到住院部去。从门诊部送到住院部耽误了很长时间,住院部的医生一看说,你服毒活该,你是反革命。我们要抢救的话,要有证明文件,没有文件我们怎么抢救?像这种反革命,死一个少一个。”

  证明开出来以后,病人已经连呼吸都没有了,那已经是凌晨4点多了。

  革命造反派“提审”严凤英和她的老搭档王少舫(“天仙配”中演“董永”),勒令他们老实认罪,交代罪行。王少舫在造反派逼迫和授意下写的大字报,出卖严凤英说,看了革命样板戏《智取威虎山》,评价说"不照"。

  造反派一方面继续对王少舫施压,让他“炮制”更猛的材料,另一方面勒令严凤英揭发其他演员的“反对革命”罪行。在二楼里被关了一天后,她没有写出任何东西来,回家后对丈夫王冠亚说:”不写了(指交待材料),明天还是照实说,看他们怎么办?”当时,她已经下定了决心,以死进行抗争。

  半夜里,严凤英噙着眼泪对丈夫王冠亚说,看看桌上我写的信吧。丈夫感觉到情况不妙,顾不得看完信,急著问严凤英吃了什么药,严凤英只流泪,不回答,一心只求速死。

  丈夫叫起大孩子速找大院省文化局医务室的医生,她们很快就来了。这时,情况很严重,王冠亚主张赶快送医院。这时医院也都在闹文化大革命,只有部队医院还在正常运转。无奈中,王冠亚忙去找一位军代表刘万泉求救,请他打电话给部队医院,并把严凤英给全团“革命同志”的信交给了这个军代表,军代表叫王冠亚先回去。

 羊角风怎么治疗 过了一会,这个军代表刘万泉带著几个造反派头头一起来了,把王冠亚等关在门外,他们在房内对严凤英进行床前批斗会,怒斥“自杀是叛党行为,是对抗文化大革命”!讲她“会表演,不要再做戏了”。

  王冠亚哭著求他们赶快送医院抢救,他们置之不理,对着在死亡线上痛苦挣扎的严凤英,轮翻念《语录》,骂大街。可怜的严凤英这时眼不能睁,口不能言,呼吸急促,泪流满面,直到脸色发青,口吐白沫。这伙高喊“三忠于”、“四无限”的造反派足足折腾了半个多小时,才扬长而去。

  王冠亚去找板车,造反派就是不借!王冠亚又跑到同院的徽剧团,找一个舞美师傅借板车,这位师傅起床披衣推出板车。王冠亚拖着板车跑回家,这时严凤英已神志不清了!他抱起严凤英下三楼,当时有一位徽剧团的青年演员主动上前帮忙。解剖严凤英军代表下场:

  王冠亚和两个儿子拉着板车跑向医院,挂了号,送进急诊室,因是“现行反革命自杀叛党”,没有单位介绍信,医院拒绝接收。王冠亚呼救无门,只得叫大儿子跑步回剧团,请求那个军代表刘万泉,开了介绍信,才将妻子送到门诊部,到了住院部,放在内科走廊的水泥地上。

  那时正是倒春寒,严凤英只穿了薄薄的单衣,王冠亚央求护士长给严凤英找张病床。护士长悄悄说:“等他们走了(指造反派),再给她换。”造反派走后,护士长找来两位值班的年轻医生给严凤英吊盐水,做人工呼吸。这两位年轻值班医生抢救很辛苦,满头大汗,但不见效。

  这时旁边有一位老医生,戴著“反革命”的黑袖章在扫厕所。王冠亚上前求他帮忙,他小心地回答:"他们让我医,我才能医!"

  1968年4月8日清晨5时25分,严凤英停止了呼吸,含冤离开了心爱的丈夫和二个孩子,以及她毕生热爱的黄梅戏艺术。

  严凤英惨死在急救室里,接着,军代表刘万泉叫个医生来给死了的严凤英当众开膛剖肚。他的理由是,严凤英有可能把国民党给她的特务发报机和照相机吞到肚子里了。

  医生一听吓坏了,差点瘫在地上,连忙推托说:革命领导同志,俺只会按照医书上的步骤给病人开刀治病,开膛剖肚的事俺还真没有学过,那是法医做的事。

最后,医生一刀劈开严凤英的耻骨,膀胱破裂了。

  军代表刘万泉这时才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严凤英,我没看过你的戏,也没看过你的电影,今天我看到你的原形了!”

  文革结束后,安徽省文化局的一个调查组找到了刘万泉,他对做过的那些事供认不讳,不但没有丝毫的悔意,反而振振有词。

  如果一个疯人院的患者说,人的肚子里可以藏一个发报机,那可以原谅。但这是个军人。一个见过发报机,知道发报机有多大的军人。不要说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老笨发报机,就是今天有人企图把一个最新的“微型发报机”――手持对讲机给吃下去,可能吗。

  为什么要当着众人剥掉她衣服开膛剖肚?其实,查收发报机是假,因为后来的刘万泉一言泄露了天机:“嘿嘿,这下,老子可把严凤英身上的什么都看见了!”。解剖严凤英军代表下场:

  在恳求了造反派同意后,王冠亚借了一辆板车,将严凤英尸体从医院拉到火葬场。她的生前艺友查瑞和与胡根杰要帮王冠亚拉板车去火葬场,那个军代表刘万泉还警告他们,要“划清阶级界线”。

  “文革”后,军代表刘万泉在被责问为何迫害严凤英时?他理直气壮地回答,“文革就是要打倒三名三高、反动学术权威,这又不是我发明的。在安徽,不打严凤英打谁呀?我只是奉命行事。”

友情链接: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重点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的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的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病专科医院排名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武汉中际中西医结合癫痫病医院 武汉中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郑州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的医院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病医院 贵阳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治疗医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黑龙江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甘肃癫痫病医院 兰州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湖北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长沙癫痫病医院 湖北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好方法 癫痫病能治好吗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小儿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羊羔疯能治好吗 癫痫病如何治疗 治疗癫痫的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症状有哪些 癫痫症的症状都有哪些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